您好,欢迎进入中皖律师事务所!
律师文苑

代孕不能合法化

发布日期:2022-07-11  浏览次数:636
   代孕不能合法化

作者:刘婧婧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仁:

大家上午好!我是来自中皖所的刘婧婧,自选辩题为代孕能否合法化,我方所持观点为反方:代孕不能合法化。下面由我做反方四辩的总结陈词。

开宗明义,代孕是指有生育能力的女性借助现代医疗技术,为他人妊娠、分娩的行为。近年来,代孕愈加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内,伴随着学界对新兴权利的关注,有关代孕能否合法化也争议不断。各国法律对代孕的接受程度各不相同,我国现行法律态度模糊。

一方面仅在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等行政规范性文件中明确禁止代孕,立法效力层次偏低,宪法、法律对此无明文规定,无法达到规制的目的。另一方面,虽然明文禁止代孕,但处罚力度过轻,在刑法中也未规定相应的罪名。

现行法律对代孕的模糊态度和代孕日益增多的现状已然成为一对矛盾,急需法律对代孕能否合法化给出定论。

(一)代孕是否能保障生育权

那么究竟能否合法化,第一个问题,代孕能否保障生育权?目前最主流的正当性理由是从生育权的视角出发,认为代孕是实现生育权的一种方式。代孕需求方要想实现自己的生育权,就需要代孕者部分地让渡自己的身体,而妊娠行为直接牵涉到代孕者的核心人格利益,因此,这就需要在一方的生育权和代孕者的人格利益之间慎重衡量。

一个人如果能够仅仅出于主观意愿就购买使用他人的身体,就会导致一种不公正的后果,即强者对弱者的剥削。一些女性误以为,代孕可以把女性从生育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但这种解放的代价是给弱势的代孕女性套上更加沉重的生育枷锁,代孕反而成为致使女性物化的原罪。因此,代孕需求早已超出了生育权所要保障的权益范围。部分群体的生育权并不能对抗代孕者的身体权和健康权,一方生育权的实现也不能以牺牲他人的人格利益为代价。第一个问题讨论可知,代孕并不能保障生育权。

(二)代孕是否侵犯人格权

第二个问题,代孕是否侵犯人格权?在代孕关系中,代孕行为与一定数额的金钱存在等价关系,这就出现了用经济利益换取人格利益的情形。当然,并非所有的人格利益都不能换取经济利益,例如肖像权可以合法地许可使用,但代孕为什么不能得到经济利益呢?

民法学者认为,人格权可以分为精神性人格权和物质性人格权,精神性人格权是自然人对其精神性人格要素的不可转让的支配权的总称,例如肖像权、名誉权等。物质性人格权是指自然人对于生命、身体、健康等物质性人格要素的不可转让的支配权,具有强烈的专属性,与主体不可分离,因此这种人格权不得克减。一旦出现侵害,很难用金钱或其他方式进行等价补偿。因此,代孕涉及的人格利益保护属于物质性人格权的保护。一旦代孕者在实施代孕的过程中出现问题,人格利益遭受损害的程度更加严重,对代孕者的生命健康会产生重大影响。

现行《民法典》回避了该争议,但实际上对部分人格权的支配做出了认可,例如《民法典》第1006条肯定了无偿捐献人体细胞、组织、器官、遗体的行为,《民法典》第1008条规定了人体临床试验的内容。因此,法律对物质性人格利益的支配不应一味地肯定或否定,而是需要对支配目的做详细的考察,要区分是出于公益还是私利。如果行为目的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就属于黑格尔所说的“全福”,例如,医学试验、人体器官捐献等,看似是对物质性人格利益的支配,将人身作为客体,实则是为了成就更大的人格利益,为着人类能够克服更多的疾病和痛苦,法律允许这种风险的存在。但如果行为的目的仅是为了个人私利,代孕实现的部分群体的“私福”,则是对人格尊严的践踏,侵犯了人格权。

(三)代孕可能带来的后果,现实中无法承受更无法解决

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判断一件事物之前,不应提早下定义,而应综合全方面判断影响,再决定施行与否。第三个层面,从现实角度来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前社会确实对代孕合法化的结果欠缺必要的应对方案。代孕的风险举不胜举,为保证胚胎植入成功率,代孕者要不断地打针吃药促排卵,对身体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甚至会让其生育功能遭到破坏;包生男孩如果生了女孩要被强行打胎或者孩子生出来遭到遗弃;代孕者不可避免地会令其对孩子产生感情,分娩后将孩子交付给他人会对其心理造成伤害。代孕孩子也担心自己的来历是否能为人们接受,从而可能产生心理问题。在经济发展不均衡的国家或地区,代孕还会导致对女性的压迫,对弱者的剥削。

其实随着科技的进步,出现了各种辅助生殖技术帮助人类克服生育障碍,一部分具有生育障碍的人群,在技术的帮助下能够凭借自身的孕育实现生育行为,我们熟知的试管婴儿就是此类产物。世界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一定会出现更多更好地培育下一代的技术,正确的导向不应该是乱象丛生且后患无穷的代孕。

综上,我方坚定地认为,代孕不能保障生育权且侵犯人格权,结合现状考量,代孕不能合法化。(注:此文用于参加2022年安庆市律师辩论大赛选拔赛)

 
  • 下一篇:律师是具有文化品位的职业
  • 上一篇:我所律师参加市“安全生产月”活动
  •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苑 » 正文

    代孕不能合法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7-11  浏览次数:636
       代孕不能合法化

    作者:刘婧婧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仁:

    大家上午好!我是来自中皖所的刘婧婧,自选辩题为代孕能否合法化,我方所持观点为反方:代孕不能合法化。下面由我做反方四辩的总结陈词。

    开宗明义,代孕是指有生育能力的女性借助现代医疗技术,为他人妊娠、分娩的行为。近年来,代孕愈加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内,伴随着学界对新兴权利的关注,有关代孕能否合法化也争议不断。各国法律对代孕的接受程度各不相同,我国现行法律态度模糊。

    一方面仅在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等行政规范性文件中明确禁止代孕,立法效力层次偏低,宪法、法律对此无明文规定,无法达到规制的目的。另一方面,虽然明文禁止代孕,但处罚力度过轻,在刑法中也未规定相应的罪名。

    现行法律对代孕的模糊态度和代孕日益增多的现状已然成为一对矛盾,急需法律对代孕能否合法化给出定论。

    (一)代孕是否能保障生育权

    那么究竟能否合法化,第一个问题,代孕能否保障生育权?目前最主流的正当性理由是从生育权的视角出发,认为代孕是实现生育权的一种方式。代孕需求方要想实现自己的生育权,就需要代孕者部分地让渡自己的身体,而妊娠行为直接牵涉到代孕者的核心人格利益,因此,这就需要在一方的生育权和代孕者的人格利益之间慎重衡量。

    一个人如果能够仅仅出于主观意愿就购买使用他人的身体,就会导致一种不公正的后果,即强者对弱者的剥削。一些女性误以为,代孕可以把女性从生育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但这种解放的代价是给弱势的代孕女性套上更加沉重的生育枷锁,代孕反而成为致使女性物化的原罪。因此,代孕需求早已超出了生育权所要保障的权益范围。部分群体的生育权并不能对抗代孕者的身体权和健康权,一方生育权的实现也不能以牺牲他人的人格利益为代价。第一个问题讨论可知,代孕并不能保障生育权。

    (二)代孕是否侵犯人格权

    第二个问题,代孕是否侵犯人格权?在代孕关系中,代孕行为与一定数额的金钱存在等价关系,这就出现了用经济利益换取人格利益的情形。当然,并非所有的人格利益都不能换取经济利益,例如肖像权可以合法地许可使用,但代孕为什么不能得到经济利益呢?

    民法学者认为,人格权可以分为精神性人格权和物质性人格权,精神性人格权是自然人对其精神性人格要素的不可转让的支配权的总称,例如肖像权、名誉权等。物质性人格权是指自然人对于生命、身体、健康等物质性人格要素的不可转让的支配权,具有强烈的专属性,与主体不可分离,因此这种人格权不得克减。一旦出现侵害,很难用金钱或其他方式进行等价补偿。因此,代孕涉及的人格利益保护属于物质性人格权的保护。一旦代孕者在实施代孕的过程中出现问题,人格利益遭受损害的程度更加严重,对代孕者的生命健康会产生重大影响。

    现行《民法典》回避了该争议,但实际上对部分人格权的支配做出了认可,例如《民法典》第1006条肯定了无偿捐献人体细胞、组织、器官、遗体的行为,《民法典》第1008条规定了人体临床试验的内容。因此,法律对物质性人格利益的支配不应一味地肯定或否定,而是需要对支配目的做详细的考察,要区分是出于公益还是私利。如果行为目的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就属于黑格尔所说的“全福”,例如,医学试验、人体器官捐献等,看似是对物质性人格利益的支配,将人身作为客体,实则是为了成就更大的人格利益,为着人类能够克服更多的疾病和痛苦,法律允许这种风险的存在。但如果行为的目的仅是为了个人私利,代孕实现的部分群体的“私福”,则是对人格尊严的践踏,侵犯了人格权。

    (三)代孕可能带来的后果,现实中无法承受更无法解决

    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判断一件事物之前,不应提早下定义,而应综合全方面判断影响,再决定施行与否。第三个层面,从现实角度来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前社会确实对代孕合法化的结果欠缺必要的应对方案。代孕的风险举不胜举,为保证胚胎植入成功率,代孕者要不断地打针吃药促排卵,对身体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甚至会让其生育功能遭到破坏;包生男孩如果生了女孩要被强行打胎或者孩子生出来遭到遗弃;代孕者不可避免地会令其对孩子产生感情,分娩后将孩子交付给他人会对其心理造成伤害。代孕孩子也担心自己的来历是否能为人们接受,从而可能产生心理问题。在经济发展不均衡的国家或地区,代孕还会导致对女性的压迫,对弱者的剥削。

    其实随着科技的进步,出现了各种辅助生殖技术帮助人类克服生育障碍,一部分具有生育障碍的人群,在技术的帮助下能够凭借自身的孕育实现生育行为,我们熟知的试管婴儿就是此类产物。世界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一定会出现更多更好地培育下一代的技术,正确的导向不应该是乱象丛生且后患无穷的代孕。

    综上,我方坚定地认为,代孕不能保障生育权且侵犯人格权,结合现状考量,代孕不能合法化。(注:此文用于参加2022年安庆市律师辩论大赛选拔赛)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司法部
    公安部
    国务院法制办
    新华网
    全国人大网
    中国法院网
    安徽法院网
    安徽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