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中皖律师事务所!
典型案例

援助尿毒症患儿医疗过错维权案

发布日期:2013-01-13  浏览次数:595
(一)学童突患尿毒症
        盛凯(化名)于2001年1月28日出生在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雨坛乡一个偏僻的乡村里,家境特殊,父亲王晓章是个上门女婿,而外婆则是一个残疾人!小盛凯自幼聪明伶俐,深受家人喜欢!
      2010年11月14日,盛凯因咳嗽就诊于安徽省枞阳县某卫生院(以下简称:卫生院),卫生院指派吴某对其进行接诊,但没有形成书面门诊记录,后为盛凯输液,在治疗过程中,盛凯呕吐不止、浑身发抖,病情加重,后被迫转院,先后就诊于枞阳中医院、安庆市立医院、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江苏省中医院等多家,诊断为“溶血性尿毒症综合症”,花去医疗费五十多万,盛凯本来就家境困苦,巨额的医疗费,导致雪上加霜,但盛凯的家人不弃不离,东挪西借,甚至沿街乞讨,多方筹集救命钱。同时,因盛凯的病情罕见,曾引起包括中央电视台等全家多家媒体的跟踪报道。
       (二)医疗鉴定无因果
       盛凯的家人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好端端的、活蹦乱跳的孩子,仅仅因为咳嗽而入住医院,症状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因此认为是卫生院的医疗过错造成孩子盛凯目前的病情,为了查明原因,2011年3月21日,盛凯在母亲的代理下,依法申请安庆市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2011年4月26日,安庆市医学会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卫生院有以下三项医疗过失行为:
      1、在对患者诊治过程中,没有门诊记录;
      2、在诊疗过程中滥用抗生素丁卡、阿奇霉素,属不规范使用抗生素的行为;
      3、指派未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不具备医师执业条件的吴某医士,对盛凯进行接诊。
      然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的鉴定结论却认为:溶血性尿毒症综合症的确切病因尚不清楚,可能与感染、遗传、药物及免疫有关。卫生院的医疗过失行为与盛凯的“溶血性尿毒症综合症”没有因果联系,因而,不属于医疗事故!
    (三)起诉维权难立案
     盛凯的家人百思不得其解——既然鉴定卫生院有多种医疗过失行为,怎么会与盛凯的“溶血性尿毒症综合症”没有因果联系?
    为了讨个说法,2011年8月22日盛凯在母亲盛秀芳的代理下,向枞阳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请法院判决卫生院依法进行赔偿。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枞阳县人民法院在收到盛凯的起诉材料后,却口头不予受理,也不出具书面《不予受理通知书》。
《民法通则》第136条规定,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诉讼时效为一年。本案中,盛凯在卫生院就诊的时间为2010年11月14日,因此,到2011年11月14日,诉讼时效就将届满。眼看一年的诉讼时效就要到了,依法起诉,法院却不受理,咋办呢?这下,可难倒家人了!万般无奈下,盛凯的母亲慕名来到安徽中皖律师事务所,委托程玉伟律师来打这场官司。
       2011年9月,程玉伟律师依法接受盛凯的委托后,整理好详尽的《民事起诉状》及相关证据材料,作为盛凯的诉讼代理人再次来到枞阳县人民法院,从法律上将,该案完全符合立案的条件,然而,枞阳县人民法院在收悉《民事起诉状》及相关证据材料后,以审查为由,仍然不予立案,也不出具书面《不予受理通知书》,显然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人民法院收到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经审查,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认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由于枞阳县人民法院不出具书面《不予受理通知书》导致凯无法向上级法院上诉,直接造成无法进入司法程序,等于变相剥夺了盛凯依法起诉的权利,严重地损害了尿毒症患儿的合法权益!这让执业十二年之久的程玉伟律师,感到诧异与困惑!
      不能让命运多桀的盛凯的合法权益无法获得司法救济!
      为了能敦促枞阳县人民法院对于盛凯的起诉依法受理,在多次协调无果的情况下,程玉伟律师于2011年10月20日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请求敦促枞阳县人民法院纠正违法不立案、立即立案的紧急报告》,同日,还向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邮寄《关于尿毒症患儿盛凯起诉枞阳县雨坛乡卫生院医疗过错损害赔偿纠纷、枞阳县人民法院违法不立案的紧急报告》,书面进行汇报,请求予以协调,敦促枞阳县人民法院纠正拒不立案的违法行为、责令立即立案或者出具书面《不予受理裁定书》,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盛凯的合法权益。
       后在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的多方协调下,在诉讼时效即将届满时,枞阳县人民法院终于同意立案了,医疗维权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四)过错鉴定路漫漫
       为了确定卫生院是否有医疗过错,盛凯在程玉伟律师的代理下,依法申请法院委托具有法定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对卫生院是否有医疗过错及因果联系进行司法技术鉴定。然而,根据法院的指定,需要到上海进行司法鉴定,鉴定费用及差旅费需要一万多元,这对于已经家徒四壁的盛凯家庭来讲,却难以筹集。
       为了能减轻当事人的经济负担,程玉伟律师牢牢把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多次与法院及卫生院沟通,最终促使卫生院同意垫付鉴定费及差旅费到上海进行鉴定。
       上海司法鉴定中心接受委托后,对本案非常重视,函请枞阳法院先行将相关病历材料邮寄给鉴定机构,由鉴定机构先行组织鉴定专家组进行初步审查。如有鉴定的可行性,则通知双方当事人到上海参加鉴定听证会。
由于病情复杂,鉴定一波三折,等待、等待,焦急的等待……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不利的鉴定后果,程玉伟律师非常慎重,本着趋利避害的原则,经向专家咨询并查阅相关材料后获悉,一旦进行司法鉴定,鉴定结果很有可能对盛凯不利!鉴于此,程玉伟律师对盛凯的家人进行风险告知,在征得当事人同意的前提下,决定采取调解的方式,争取利益最大化!
      (五)握手言和化纠纷
       为了能在调解中处于主动,尽量多获取赔偿,程玉伟律师坚持“以情感人、以理服人、以法明人、以德赢人”的执业原则,多次与主办法官沟通交流,阐述自己的代理观点;多次与卫生院领导调解谈判,紧紧抓住卫生院医疗设施落后,管理混乱,在对患者盛凯诊治过程中,没有门诊记录;医疗水平不高,指派未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不具备医师执业条件的吴某对盛凯进行接诊,在诊疗过程中滥用抗生素丁卡、阿奇霉素,并且存在擅自涂改病历的行为,导致盛凯病情严重恶化,使盛凯丧失最佳治疗时机,步步为营,最终促使卫生院接受调解方案,由卫生院一次性补偿盛凯人民币153000元,2012年5月2日,枞阳县人民法院依法制作《民事调解书》予以确认,此案圆满结案。
       虽然获取了可观的经济补偿,虽然当事人盛凯家人非常满意,但看到小盛凯病态的样子,程玉伟律师心中还是酸酸的,希望能为他做点什么。
2012年5月10日,盛凯的妈妈特意从老家拎了几十个土鸡蛋,送给程玉伟律师,表达家人的一片谢意,好意难却,程玉伟律师收下了这特别的谢意!同时,程玉伟律师主动拿出5000元,捐赠给小盛凯,祝愿他能够早日康复,早日回到盼望已久的学校!
那一刻,盛凯的妈妈热泪盈眶……
 
  • 下一篇:我所刘金山主任再次被选举为安庆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
  • 上一篇:薄熙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援助尿毒症患儿医疗过错维权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1-13  浏览次数:595
    (一)学童突患尿毒症
            盛凯(化名)于2001年1月28日出生在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雨坛乡一个偏僻的乡村里,家境特殊,父亲王晓章是个上门女婿,而外婆则是一个残疾人!小盛凯自幼聪明伶俐,深受家人喜欢!
          2010年11月14日,盛凯因咳嗽就诊于安徽省枞阳县某卫生院(以下简称:卫生院),卫生院指派吴某对其进行接诊,但没有形成书面门诊记录,后为盛凯输液,在治疗过程中,盛凯呕吐不止、浑身发抖,病情加重,后被迫转院,先后就诊于枞阳中医院、安庆市立医院、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江苏省中医院等多家,诊断为“溶血性尿毒症综合症”,花去医疗费五十多万,盛凯本来就家境困苦,巨额的医疗费,导致雪上加霜,但盛凯的家人不弃不离,东挪西借,甚至沿街乞讨,多方筹集救命钱。同时,因盛凯的病情罕见,曾引起包括中央电视台等全家多家媒体的跟踪报道。
           (二)医疗鉴定无因果
           盛凯的家人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好端端的、活蹦乱跳的孩子,仅仅因为咳嗽而入住医院,症状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因此认为是卫生院的医疗过错造成孩子盛凯目前的病情,为了查明原因,2011年3月21日,盛凯在母亲的代理下,依法申请安庆市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2011年4月26日,安庆市医学会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卫生院有以下三项医疗过失行为:
          1、在对患者诊治过程中,没有门诊记录;
          2、在诊疗过程中滥用抗生素丁卡、阿奇霉素,属不规范使用抗生素的行为;
          3、指派未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不具备医师执业条件的吴某医士,对盛凯进行接诊。
          然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的鉴定结论却认为:溶血性尿毒症综合症的确切病因尚不清楚,可能与感染、遗传、药物及免疫有关。卫生院的医疗过失行为与盛凯的“溶血性尿毒症综合症”没有因果联系,因而,不属于医疗事故!
        (三)起诉维权难立案
         盛凯的家人百思不得其解——既然鉴定卫生院有多种医疗过失行为,怎么会与盛凯的“溶血性尿毒症综合症”没有因果联系?
        为了讨个说法,2011年8月22日盛凯在母亲盛秀芳的代理下,向枞阳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请法院判决卫生院依法进行赔偿。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枞阳县人民法院在收到盛凯的起诉材料后,却口头不予受理,也不出具书面《不予受理通知书》。
    《民法通则》第136条规定,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诉讼时效为一年。本案中,盛凯在卫生院就诊的时间为2010年11月14日,因此,到2011年11月14日,诉讼时效就将届满。眼看一年的诉讼时效就要到了,依法起诉,法院却不受理,咋办呢?这下,可难倒家人了!万般无奈下,盛凯的母亲慕名来到安徽中皖律师事务所,委托程玉伟律师来打这场官司。
           2011年9月,程玉伟律师依法接受盛凯的委托后,整理好详尽的《民事起诉状》及相关证据材料,作为盛凯的诉讼代理人再次来到枞阳县人民法院,从法律上将,该案完全符合立案的条件,然而,枞阳县人民法院在收悉《民事起诉状》及相关证据材料后,以审查为由,仍然不予立案,也不出具书面《不予受理通知书》,显然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人民法院收到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经审查,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认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由于枞阳县人民法院不出具书面《不予受理通知书》导致凯无法向上级法院上诉,直接造成无法进入司法程序,等于变相剥夺了盛凯依法起诉的权利,严重地损害了尿毒症患儿的合法权益!这让执业十二年之久的程玉伟律师,感到诧异与困惑!
          不能让命运多桀的盛凯的合法权益无法获得司法救济!
          为了能敦促枞阳县人民法院对于盛凯的起诉依法受理,在多次协调无果的情况下,程玉伟律师于2011年10月20日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请求敦促枞阳县人民法院纠正违法不立案、立即立案的紧急报告》,同日,还向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邮寄《关于尿毒症患儿盛凯起诉枞阳县雨坛乡卫生院医疗过错损害赔偿纠纷、枞阳县人民法院违法不立案的紧急报告》,书面进行汇报,请求予以协调,敦促枞阳县人民法院纠正拒不立案的违法行为、责令立即立案或者出具书面《不予受理裁定书》,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盛凯的合法权益。
           后在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的多方协调下,在诉讼时效即将届满时,枞阳县人民法院终于同意立案了,医疗维权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四)过错鉴定路漫漫
           为了确定卫生院是否有医疗过错,盛凯在程玉伟律师的代理下,依法申请法院委托具有法定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对卫生院是否有医疗过错及因果联系进行司法技术鉴定。然而,根据法院的指定,需要到上海进行司法鉴定,鉴定费用及差旅费需要一万多元,这对于已经家徒四壁的盛凯家庭来讲,却难以筹集。
           为了能减轻当事人的经济负担,程玉伟律师牢牢把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多次与法院及卫生院沟通,最终促使卫生院同意垫付鉴定费及差旅费到上海进行鉴定。
           上海司法鉴定中心接受委托后,对本案非常重视,函请枞阳法院先行将相关病历材料邮寄给鉴定机构,由鉴定机构先行组织鉴定专家组进行初步审查。如有鉴定的可行性,则通知双方当事人到上海参加鉴定听证会。
    由于病情复杂,鉴定一波三折,等待、等待,焦急的等待……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不利的鉴定后果,程玉伟律师非常慎重,本着趋利避害的原则,经向专家咨询并查阅相关材料后获悉,一旦进行司法鉴定,鉴定结果很有可能对盛凯不利!鉴于此,程玉伟律师对盛凯的家人进行风险告知,在征得当事人同意的前提下,决定采取调解的方式,争取利益最大化!
          (五)握手言和化纠纷
           为了能在调解中处于主动,尽量多获取赔偿,程玉伟律师坚持“以情感人、以理服人、以法明人、以德赢人”的执业原则,多次与主办法官沟通交流,阐述自己的代理观点;多次与卫生院领导调解谈判,紧紧抓住卫生院医疗设施落后,管理混乱,在对患者盛凯诊治过程中,没有门诊记录;医疗水平不高,指派未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不具备医师执业条件的吴某对盛凯进行接诊,在诊疗过程中滥用抗生素丁卡、阿奇霉素,并且存在擅自涂改病历的行为,导致盛凯病情严重恶化,使盛凯丧失最佳治疗时机,步步为营,最终促使卫生院接受调解方案,由卫生院一次性补偿盛凯人民币153000元,2012年5月2日,枞阳县人民法院依法制作《民事调解书》予以确认,此案圆满结案。
           虽然获取了可观的经济补偿,虽然当事人盛凯家人非常满意,但看到小盛凯病态的样子,程玉伟律师心中还是酸酸的,希望能为他做点什么。
    2012年5月10日,盛凯的妈妈特意从老家拎了几十个土鸡蛋,送给程玉伟律师,表达家人的一片谢意,好意难却,程玉伟律师收下了这特别的谢意!同时,程玉伟律师主动拿出5000元,捐赠给小盛凯,祝愿他能够早日康复,早日回到盼望已久的学校!
    那一刻,盛凯的妈妈热泪盈眶……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司法部
    公安部
    国务院法制办
    新华网
    全国人大网
    中国法院网
    安徽法院网
    安徽律师网